貴州生活網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土地繼承的基礎是私有土地的產生。古埃及最早的文獻《帕勒摩石碑》中記錄了國家對土地的定期清查。這反映出當時國內的土地在不同所有者之間發生變動,這種變動已經不是偶然的,它頻繁的已經足夠引起國家的注意。

最早的傳記《梅騰銘文》中第一次提到了土地的繼承。繼承經過國家的批準之后便具有了法律效力。除私有土地之外,公有土地的租佃權也是可以繼承的。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一、無附帶義務的土地的繼承

無附帶義務通常是指所繼承的土地沒有承擔祭祀義務,土地和其上面的收成完全歸繼承者支配。

在屬于古王國(約公元前2686—前2181年)時期的《梅騰銘文》中第一次提到關于土地繼承的信息,“由(他的)母親涅布森特授予他五十斯塔特土地;她因此作一遺囑給(她的)兒子;國王的文獻使它歸他們享有。塞克米特州的首長。給他,和他的兒子,土地十二斯塔特;有人和小牲畜”。“當他父親阿努卑塞摩涅克給他以地產時,塞勒特·梅騰建立起來了”。

第4王朝(約公元前2613年—前2498年)的王子涅庫勒在遺囑中將自己的26個城鎮地產和2份金字塔地產分成兩部分,除了給自己留下14個城鎮地產外,其余皆分給他的妻子和幾個子女。

第19王朝末到第20王朝初,生活在底比斯工人村的海伊公開發布了一份遺囑,將他繼承自母親的財產—面積不等的幾小塊土地分給了幾個子女。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第23王朝(約公元前818年—前715年)奧索爾康三世時期,王子兼阿蒙神廟高級祭司耶維羅特在遺囑中將556斯塔特土地,連帶土地上的人們,牲畜等一同傳給了兒子。

在這些土地被繼承時,遺囑中都沒有要求繼承者盡任何義務的條款。所以我們認為這些土地都是無附帶義務的。這種繼承來的土地,可以買賣,轉讓或繼續傳承。除了繼承無附帶義務的土地之外,在資料中我們經常看到古埃及人繼承附帶義務的土地的現象。

二、附有義務的土地的繼承

古埃及人重視來世生活,在他們的觀念中,來世是現世生活的延續,而來世生活的富庶要靠活著的人來保證。因此,很多人在生前要給自己留下死后用于祭祀他的土地。

子女繼承這部分土地后,必須將其作為祭祀死者之用。我們在第4王朝(約公元前2613—前2498年)的貴族海提的遺囑中第一次看到了子女對負有祭祀義務的土地的繼承。“事實上,關于我所有的子女,我為他們規定了將享有收益權的資產。我沒有給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支配他的(份額)的權利。”

通過這份遺囑,海提的子女獲得了土地的收益權,但是不能隨意支配土地,更不能分割土地作為它用。這種附有義務的土地也可以轉讓給祭司,并在祭司的家中傳承,當然每個繼承了土地的子女必須履行祭祀義務。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第4王朝一個不知名的貴族在遺囑中規定將他的全部財產作為祭祀基金,任何得到財產的人——“兄弟,姐妹,女兒的子女,喪葬祭司都不可以將財產用作其他用途。喪葬祭司可以將財產分給同樣成為他的喪葬祭司的子女。”

第5王朝(約公元前2494年—前2345年)烏塞爾卡夫王時代一個名叫涅孔涅克赫的祭司從國王處得到50斯塔特附有祭祀義務的土地,這些土地是屬于上一個王朝的貴族的喪葬祭祀地產,雖然國王已經將這塊土地分配給了新的貴族,但是祭祀的義務并沒有被取消。涅孔涅克赫將這些地產平分給幾個兒子,將祭祀義務也平分。

第12王朝(公元前1991年—1786年)喜烏特州長哈匹杰斐的銘文更加完整的反映出了附有義務的土地喪葬祭司家庭中的繼承情況。“你擁有我所有的財產,這些都是我給你的。它們也將屬于你最喜愛的那個兒子,他將成為我的喪葬祭司,這些財產不允許在你的其他孩子中分割,這是我對你的命令”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接受這種土地的祭司必須承擔起祭祀的責任,否則原所有主(指死者的子女——作者注)可以告上法庭,也可以將土地收回。這種繼承和轉讓土地不是所有權的轉讓而只是使用權和作用權的轉讓。不過,這種不盡義務的情況也許會經常發生,因此,我們才會在銘文中讀到這種強調要盡義務的內容。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三、租佃土地的繼承

土地租佃經營這種方式從古王國末期就已出現,在新王國時期(公元前1567年—前1085年)成為國家普遍的經營方式。

《威爾伯紙草》中,涉及到租佃耕地的人有馬夫長195例、馬夫8例、士兵153例、舍爾丹人1542例,此外還有王子、大臣各一例。阿蒙神廟管理官1例,其他的佃耕者還有醫師、建筑家、銅匠、織工、木乃伊制作人等一、二例;還有比較多的是飼牛者102例,“農場勞動者”、“耕作人”也有許多是佃耕者,有109例。還有召使人5例,奴隸9例。

至少在新王國時期,這種土地的租佃權是可以世襲的,父親死后,兒子可以繼續耕種這塊土地。這種繼承是對土地租佃權的繼承。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威爾伯紙草》向我們提供了關于世襲租佃國有土地的一些信息,如第228節中有這樣的記載:“81.45,丈量給拉伊阿祭司已死,在(他)孩子手中,5;沒被注意到;81.46丈量給涅布涅菲爾奴隸,已死,在(他)孩子手中”

至于這種世襲租佃需要什么手續,則不得而知。但這種租佃的土地屬于國家所有,因此需要接受國家的丈量,以決定賦稅的多少。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在最后一條中,我們看到,世代擁有這塊土地租佃權的是奴隸一家事實上,在新王國時期的文獻中,我們發現,一些奴隸可以直接支配土地。

蘇聯學者伊·姆魯里葉對此進行了研究,得出結論說“奴隸使用地段的大小與自由民的地段相同……奴隸地段納稅的多寡(在指定的情況下)與自由民所使用的地段亦無區別”“‘在和土地的關系上,紙草中所提到的奴隸享有與其余廣大自由農民同樣的使用權’,他們的土地‘和自由民的地段一樣,當奴隸死后,其地段可以自父親手中保留,繼承或轉讓’”。奴隸對這種租佃權的繼承需要什么手續,我們同樣不得而知。

參考文獻:

蒲慕州《法老的國度》

顏海英《守望和諧——古埃及文明探秘》

金壽福《永恒的輝煌——古代埃及文明》

在古代埃及,土地的繼承方式,都有哪幾種呢?

本文作者:野談歷史(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9247134304109060/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977彩票群 江西省| 西藏| 会同县| 东平县| 昌宁县| 临邑县| 张家港市| 屯门区| 湄潭县| 湘乡市| 凤山市| 安阳市| 额敏县| 湛江市| 鸡西市| 伊春市| 盐边县| 扎兰屯市| 龙口市| 额济纳旗| 南丹县| 塔河县| 瑞昌市| 大埔区| 甘德县| 宁远县| 淳化县| 施秉县| 巴塘县| 马山县| 平安县| 江门市| 营口市| 屏南县| 宁波市| 湄潭县| 武宁县| 迁安市|